50元就能买明星身份证号码 还包教如何查航班信息?

发布时间:2018-08-22 05:06:24

50元就能买明星身份证号码 还包教如何查航班信息?

  中国民用航空局上月发布一则《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内部人员管理,防止泄露知名旅客的行程信息等,进一步避免出现“粉丝机闹”等现象。

  “知名旅客”行程信息容易被泄露吗?澎湃新闻记者带着疑问前往多个明星粉丝群中暗访,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在微博、微信粉丝圈里,竟然可以轻易买到“知名旅客”们的身份证、护照号码,价钱“实惠”,只要50元。此外,明星的微信号、电话、住宿酒店信息、游戏账号等,网上也多有销售。

  一位“黄牛”(文中特指明星信息贩卖者)还热心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花50元购买明星身份证号码,包教如何查询明星航班信息。

  澎湃新闻记者花了好几个“50元”,就买到了疑似邓超、李易峰、井柏然、易烊千玺等明星的身份证号码,还拿到了迪丽热巴最近的航班信息。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权威渠道核对了其中部分明星的信息,证实不假。

  而根据黄牛提供的查询“教程”,澎湃新闻记者真的在某航空公司APP上,查到了邓超、易烊千玺、井柏然等明星的航班信息。

  8月17日,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明星作为公众人物,隐私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抗辩,但这种抗辩不能涉及到比如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等敏感信息。

  朱巍提醒,非法获取、售卖他人身份证等信息,且售卖50条以上就属于“情节严重”的刑事犯罪;另外,利用购买的个人信息去查询明星的航班信息也是一种侵权行为。

  为了解粉丝购买明星信息的流程和链条,澎湃新闻记者在微博上搜索关键字“明星航班”,在用户列表里找到“明星查询小助手-航班追星小帮手”(下简称黄牛A)、“明星航班免费查询”、“爱豆行程刷关”(下简称黄牛B)等一些可疑账号。

  私信问了问有没有演员吴亦凡的航班信息,黄牛A、B闭口不谈,只让加微信咨询,并“秒通过”成为“好友”。

  “请问可以查到吴亦凡的航班信息吗?”澎湃新闻记者等了良久,黄牛A没回答。

  这时,澎湃新闻记者发现,黄牛A在其朋友圈做了提示:“航班=hb、高铁=gt、护照=hz、身份证=sfz……私信发敏感词不回,请用简写。”并附个性签名:“没眼瞎就别乱发信息,先看看朋友圈。”

  “撤回这条信息啊,快点。”黄牛A突然有些急了,谨慎的黄牛A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回信息。

  本以为“生意”凉凉了,澎湃新闻记者突然发现,黄A、B每天会在其朋友圈更新数条明星航班、居住酒店、片场地点和微信号等信息。

  譬如,“薛之谦 7.29深圳上海”、“杨洋7.28上海北京”、“(歌手)毛不易 8.4 北京上海”等。

  摸清了套路,澎湃新闻记者再次试着给黄牛A发了条微信:“毛不易 8.4 北京上海 多少?”

  约一个小时后,黄牛A查到了毛不易的航班信息并以图片形式发送给澎湃新闻记者后收费15元;在确认记者已保存后,便迅速撤回毛不易航班信息图片。

  “上海米兰国际70(元),国际不是我自己查,不好查,所以成本高。”这时,黄牛A发现记者原来是“大客户”,索性推荐购买明星身份证号码,“自己查”。

  黄牛A表示,可以以50元一条价格,出售明星的身份证号码,另加10元购买查询教程,教如何查明星航班信息。

  与此同时,黄牛B则给出了更优惠的价格,迪丽热巴上海飞往米兰的航班信息,同黄牛A所售信息一样,却只要30元。

  黄牛B“良心”经营,还对澎湃新闻记者承诺,“hb(航班)不存在准不准,我都是用zj(证件)买的”。

  同样,黄牛B也推出明星身份证号码“套餐”,且比黄牛A更优惠。“明星身份证号50元,护照150元,送(航班)查询方法”。

  澎湃新闻记者先后从黄牛A、B处购买了“邓超”、“井柏然”、“李易峰”、“易烊千玺”等多位明星的身份证号码。

  随后,有接近演员邓超的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黄牛所售邓超的身份证号码是真的。

  根据黄牛提供的所谓查询方法,“下载航空公司App,比如南方航空、东方航空、海南航空,然后用携程看当天出发点和目的地有哪几家航空公司飞,再去航空公司App,点值机选座或办理乘机手续。手机号填写你自己的,输入zj(证件)姓名就可以查到了。”

  澎湃新闻记者按照此方法,在某航空公司App上,用从黄牛处购买的身份证号码,真的查询到 “易烊千玺”、“井柏然”等的航班信息。

  所查询航班信息显示,8月7日,“易烊千玺”与经纪人,从上海至广州的航班信息;8月×日,“井柏然”由某地飞往北京的航班信息。邓超的航班信息同样也能查到。

  公开信息显示,易烊千玺8月5日深夜从重庆飞往上海,准备参加自己的蜡像揭幕;8月8日又在广州参加了一场演唱会。

  查询另外几位明星的身份证号码,没查询到任何航班信息。黄牛还热心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查不到航班信息,就意味着明星“近期没有动”。

  不过,并不是每位明星证件号码黄牛都有售。当问及演员孙俪时,黄牛A、B均表示没有其证件号码。黄牛A称,一些没有“现货”,需和朋友要,成本比较高。

  澎湃新闻记者又问对方是否有明星的手机号码或者微信时,仅黄牛A称有部分明星手机号销售,如:“井柏然”的,原价150元一个,现在熟人,(折扣价)90元一个。

  因演员刘涛在微博上公开怼过行程信息泄露的问题,黄牛B表示不敢售卖刘涛身份证号;而黄牛A处出售了疑似刘涛的身份证号码。

  一名国内男团的粉丝童童(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们追同一个团的小姐妹,有机场行程或者其他活动都会相互通个气,搭个伴一起去。”

  追星者通常都会提早打听到爱豆(英文idol的音译,意为偶像)的行程,然后在网上找黄牛购买到具体航班信息,提早在机场蹲守。

  深谙其中门道的童童称,经验丰富的粉丝会和机场内部人士常年合作,“粉丝们在这些人手里买机票,送走爱豆之后再找这些人退票”。

  粉丝们将这种行为称为“刷关”。刷关的代价平均几十到几百元不等,目送爱豆离开后,粉丝们会离开候机室,找联系好的内部人士退掉机票。

  现在“刷关”多是由黄牛代劳,粉丝买好机票进入机场后与黄牛联系,再由黄牛退票,“现在抓得越来越严了,我们退票被查之后可能会被罚款、联系家人。”童童说。

  追星族元芳(化名)是某明星粉丝团团长,他说,自己直接从明星经纪人处拿明星航班信息,然后叫上小伙伴们给“欧巴”热场子。

  元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没有实力的明星团队,会靠故意泄露信息,甚至出钱雇粉丝暖场,来制造所谓“人气”。但现在管控严格,已经鲜有明星团队再这样操作。

  国内某明星的经纪人则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了另一种情况,明星的证件号码、手机号等隐私信息,有时是由身边的人泄露出去,比如,朋友、熟人、一起合作的演员、明星团队里的工作人员等。

  据中国青年报此前报道,今年5月7日晚,上海虹桥机场,20多名粉丝为了追某偶像团体成员,购买机票全程跟随,现场秩序大乱,导致航班延误两个小时。

  据报道,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2017年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就达20起,粉丝规模都在50人以上,今年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已有7起。

  上月7月11日,中国民用航空局下发《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要求包括严格内部人员管理,防止泄露知名旅客的行程信息;强化机场秩序维护,及时预警防范聚众扰序的发生;保障航班运行安全,拒绝粉丝机上扰乱秩序行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明星作为公众人物,隐私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抗辩,但这种抗辩不能涉及到比如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等敏感信息。

  朱巍表示,获取身份证信息肯定是一个违法、违规的行为;而利用这些信息,再去查明星的航班信息,也是一个侵权行为。

  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2017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获取、售卖或提供个人信息50条以上的话,即算 “情节严重”。

  朱巍认为,航空公司不应当给予任何人权利去通过身份证去查到某个人的航程信息,应只有本人才可以查询。如果是通过航空公司正规渠道查到的信息,航空公司这方面就存在漏洞需要完善;如果不是通过正当渠道,是通过某些软件、工具,或者通过内部人员关系进行查询明星信息,涉及的软件、平台或内部人员应承担侵权责任。

  朱巍建议,一方面要对网络售卖他人信息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另一方面,航空公司网站、App在公布、处理航班信息时,也应保护隐私,加密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