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霍华德与安东尼买断传闻预示着明星生涯就此终结

发布时间:2018-06-25 15:52:23

狂言君:霍华德与安东尼买断传闻预示着明星生涯就此终结

  没有意外,安东尼宣布,将不会执行球员选项,这意味着新赛季他将继续履行自己2793万美元的合同。站在个人角度而言,这当然是安东尼最理想的选择,毕竟就年龄,上赛季表现综合而论,东尼桑今夏若选择跳出合同,恐怕连千万级的年薪都求而不得。所以这道算术题真的连三和大神都会做:干一年阔以玩三年,谁会与自个儿的钱过不去呢?

  之于雷霆管理层而言,则是截然不同的复杂感受。大韦少是其一,亚当斯是其二,罗伯森是其三,东尼桑是其四,队里已然囤了四个年薪八位数的大合同,一旦乔治做出艰难决定,选择留守伴韦而非入湖爱乡,俄克拉铁岭的整体薪金将迅速爆表,进而不得不缴纳大额度的奢侈税。问题随之而来,该咋办?

  乔治考虑续约,自然是得张开双臂欢迎。一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联盟里必然明星最贵。明星球员愿纳投名状,哪有不接受的道理?咬紧牙关都得送上支票,断没有半推半就,表示“我爱你可惜没钱,请另谋高就”;亚当斯敬业爱岗,视卡位为宗旨,把自己当孙子,姿态极低,态度极好,像这么一位“让后抢前,身板敦实,全心全意,服务领导”的耿直汉子,真送走了再上哪儿去找?

  罗伯森同样不可替代,从控制变量法的角度出发,很容易的能得出一个“雷霆上赛季之溃,始于罗伯森”的结论。某种程度来看,少了罗伯森的俄克拉铁岭,颇有几分阿根廷的架势,即前场美如画,防守烂成渣。更别提在养伤期间,罗伯森还通过勤勉训练,大大提升了侵略性与进攻能力。他是如何搞定瑞秋的?不就是通过凶猛的进攻,令瑞秋难以阻挡嘛。男女关系这码事里,单纯被动防守,而不积极进取,最终只能成为老实人。

  这里得续约,那边动不得,瞅来瞅去,想要避税或少缴税,便只能抽刀断水,含泪切瓜,这也是为何美媒普遍预测,东尼桑难保会与雷霆商讨买断。买断这码事,球队少花钱(注,通常买断金额会比实际工资略少一些),球员不吃亏,看似双赢。可实则,买断是一种信号,一种预示着明星生涯将就此终结的信号。

  本质上来讲,买断等同于下岗,即单位十分含蓄的告诉你,哥们,其实你已经没啥卵用了。举个粗鄙的例子,小灰灰当年给贾厂长打工,在薯片厂上班,每天生活乐无边。不料一年前,一切都变了。

  “明儿,你就别来了,这里有250元的赔偿金,别嫌少。”HR抽了口烟,看着小灰灰,幽幽说道。

  “好吧。”HR吐了口烟圈,幽幽的说道。“贾厂长到处忽悠,欠下3.5个亿,带着小姨子跑了。如今厂里资金吃紧,就得裁掉一些冗员,这么说理解了不?”

  现在的东尼桑,还真就是冗员,数据为凭。上赛季常规赛亮相78场,算是每天按时打卡,保持出勤。可瞧一眼数据,只有16.2分5.8篮板,历经连续14个赛季场均20+后,东尼桑的数据终于无可奈何花落去,创生涯新低。伴随场均数据落魄的,还包括整体命中率,40.4%差一丁点儿跌破4成,同样创生涯新低。线,不如纽约老伙计费尔顿。进入到季后赛,数据更是如吴敏霞站上十米台,直挺挺向下,都不带半点儿水花的。场均11.8分5.7篮板,命中率37.5%,三分球命中率21.4%,比常规赛里的表现更颓靡……得亏大韦少习惯性扛雷,一己之力撑起大会,才令东尼桑逃过一劫。

  如此来看,千万别再掰扯“阿龟不传球坑死阿瓜”式的奇谈怪论了,套用强子的台词便是:给你机会你不中用,不中用啊。诚然与大韦少一起打球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儿拧巴,可乔治无论如何总能保持明星的段位,而东尼桑呢?无论如何都不行了。

  情怀归情怀,现实归现实。当昔日叱咤风云的名臣猛将身上亮起买断这盏灯时,便预示着他们的明星生涯将就此终结。东尼桑如是,霍师傅亦如是。从老鹰到黄蜂,辗转又被送到篮网,已然是自身价值不断下滑的最好例证。

  从东尼桑到霍师傅,再从罗大炮到闪电侠,概莫如是。但凡买断这把大刀斩到头顶,便宣告他们不再是明星,而只是尚能发挥余热的老兵。仅有的例外,兴许就只有本赛季在鹈鹕打的风生水起,进而引领球队一路打入西部半决赛的郎指导了。可话说回来,郎指导被昔日各路东家嫌弃的主要原因,从来就不是他的竞技水平,而是瞅谁都像傻×,与生俱来的那种独特气质。

  到了这个年龄段,大多数人都难免随波逐流。唯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支配自己的命运。一如保罗,顶薪其实无忧,唯有年限会让管理层多多少少有点儿发愁。而除了保罗外,有位更强,身处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如今更发愁。望着摆在桌上的一堆顶薪意向的五年期合同,选择困难症,不失时机的发作了。

  选择困难症伴随着周期性,四年一周期,十分规律。正当男人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时,门被推开了。

  “爹地,太好了,咱们不用搬家啦!我也不用转校啦!我要去告诉JR叔叔与卢叔叔。”

  好似孙猴子被念了紧箍咒,当听到“JR叔叔”与“卢叔叔”时,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随后,他一把拉住自己的儿子,语气诚恳的说道。